山西长治政府项目欠薪百名农民工 其中不少没签合同

  山西长治政府项目欠薪百名农民工 其中不少没签合同只有口头协议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农民工群体是城市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经过连续多年的大力整治,农民工欠薪“老大难”问题在很多地方已得到明显改善,但一些地方仍然存在此类现象。

  近日,山西省长治市多位农民工向中国之声反映,他们在政府投资项目——长治市圣鑫园保障性住房小区干活,工程已经完工两年,却至今未足额领到工钱。上百名工人少则被拖欠几千元,多则两三万元。

  此前,他们曾向施工单位和建设单位追讨,也投诉到劳动监察部门求助,但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施工小区早已竣工入住农民工工钱却至今未结清

  1月17日,55岁的瓦工路春生已在长治圣鑫园小区蹲守三天。这些天,他和工友们被领班安顿在小区的地下室里。小区早已竣工入住,但他本该在2017年拿到的工钱至今还没拿到。

1月17日,部分农民工聚集在圣鑫园小区蹲守讨薪

​

1月17日,部分农民工聚集在圣鑫园小区蹲守讨薪 ​

  “2016年收完麦子就开始在这干,干了一年,我应该领到2万3千多,现在还欠我2万多块钱。今年(2018年)没有给钱,我就没有再来。”

  2017年的工钱没结清,2018年路春生就没再接着干。路春生的同乡杨全周又接着干满了2018年,还是一分钱没拿到。

  公开资料显示,长治市圣鑫园保障性住房小区建设项目启动于2011年,是长治市保障性住房最大的一个小区。建设单位长治市经济适用房发展中心为长治市房产服务中心下属的事业单位,归口长治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施工单位是山西建设投资集团下属的山西三建集团有限公司。

圣鑫园小区早已竣工入住,但有的农民工2017年的工钱迟迟没有拿到

圣鑫园小区早已竣工入住,但有的农民工2017年的工钱迟迟没有拿到

  没有签订劳务合同导致讨薪难施工单位:口头协议对市场价存在分歧

  1月17日上午,记者在已竣工入住的圣鑫园小区A区看到,这里聚集了二十多名农民工兄弟,他们都等着领班带回来好消息。一名领班说,他们天天都在催着施工单位赶紧结算工钱:“我2018年8月就开始追这个事。他们一直说让对照工程量,要么就是价格不对,就是找各种理由,一直推脱。”

  一名叫牛继武的领班说,小区的路面平整、硬化等室外工程都是几个领班带着老家的工人们干的。被拖欠工钱的涉及多个班组,仅他领的班组,就有10个工人10万多的工钱没有结清。

反映问题的农民工称,室外工程都是他们干的活。

反映问题的农民工称,室外工程都是他们干的活。

  领班宋元青说,每个领班带的工人都是老乡,如果今年再拿不到工钱,真没有脸面回老家过年。而让领班们陷入被动的是,他们手里没有和施工单位或者劳务公司签订任何形式的劳动合同,“当时我们一直找秦经理他们签合同,从2016年就开始要求签,到现在都没有合同。”

  领班们口中的秦经理,是施工单位的项目负责人秦连根,曾担任山西三建集团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目前已经退休。不过,他还在负责此项目的后续工作。秦连根告诉中国之声记者,的确还拖欠着部分农民工的工资,出现目前的纠纷,他有一定的责任和过错。室外工程的确是这些农民工干的,但双方没有签订合同,只是约定按照市场价来结算,但双方对市场价的标准有分歧,“他们也是通过劳务公司来的。工程量,我是基本上按照市场价给人家估算了一下,没有细结算,当时说的市场价就是个口头协议。”

  此前,有领班找到项目建设单位和劳动监察部门反映。劳动监察部门称,这是劳务纠纷,建议双方走法律途径。建设单位也进行了调解,但没有成功解决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建设单位相关负责人说,已按进度向施工单位支付了工程款,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建设单位绝不推卸责任:“包括劳动监察部门也开过协调会,我们提出的要求,就是把这个事情尽快地往前推进,如果结算下来还欠人家一部分钱,要马上支付给人家。”

  没有劳动合同,这为后续的结算纠纷埋下了隐患。相关部门三令五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仍时有发生,症结到底在哪儿?该怎么解决?

  报道引起市政府重视

  双方达成一致,两天内完成工程量结算